顺风车App变相开展网约车业务?有顺风车平台这样回应

原标题:顺风车App通过“附近订单”变相开展网约车业务?有顺风车平台这样回应

作者/王峰

编辑/李博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多个顺风车App通过向车主提供“附近订单”功能违规运营。

在嘀嗒出行的车主界面,“附近订单”的功能模组赫然排布在屏幕下端。通往霍营、西三旗等不同城区的合乘需求,被分门别类、整齐明了地排列在顺风车主接单界面上。同时,不同目的地旁边还标有具体订单量,直观地显示了不同目的地、不同路线上乘客的需求总量。

点击板块右上角的“更多”选项后,还能清晰地看到每份订单的具体信息,包括详细地址、出发时间及订单价格等,车主可以选择自己想要接取的合乘需求订单。

哈啰出行也有“附近乘客”功能,其目的地显示更为具体,直接显示街区路段名称,页面上同样显示乘客需求的订单数量。

报道称,“附近订单”功能的出现,意味着更加活跃的平台订单,客观上来讲,此举也给“黑车”提供了可乘之机。

顺风车不同于网约车的重要特征之一,即在于“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那么,“附近订单”功能的推出,是否意味着顺风车平台变相提供了网约车业务?

“附近订单”也是顺路订单

12月2日,嘀嗒出行对此回应称,嘀嗒平台上的“附近订单”,也是基于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的顺路出行订单,是临时起终点车主匹配顺路乘客并最终由乘客车主双向确认的快捷操作方式。

嘀嗒出行方面称,车主自身的顺路出行需求分为两种。一种是常用起终点需求,如上下班。一种是临时起终点需求,如外出谈合作。

无论是哪一种需求,都会共同受到平台每日接单次数的限制,同时也受到合乘价格限制,都是当地运营车辆定价50%左右的一口价,因此,在嘀嗒平台上,任何车主都无法实现以营利为目的。

日常顺风车主的绝大部分合乘需求来自于常用起终点,但是,对于有外出事务的车主,会有临时起终点合乘需求。

为方便临时起终点车主快速匹配到顺路乘客,嘀嗒出行在严格遵守监管要求的前提下,让车主通过附近订单——商圈(若有)——顺路乘客递进判断是否有和自己同商圈、同方向、同目的地的顺路乘客,在车主匹配到顺路乘客的情况下,依然需要乘客车主双向确认后方可合乘出行。

嘀嗒出行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车主页面上显示的商圈的“附近订单”模块,类似发布临时路线的快捷键,车主点击具体商圈的同时,也就发布了自己所在位置至该商圈的路线,如果车主的临时目的地不在页面提供的商圈中,车主还可以正常发布路线,由系统匹配顺路乘客。

以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

顺风车业态自出现以来,其合规问题一直备受关注。

11月20日,交通运输部官方微信在回复一则网友提问时,再次重申了顺风车的四项合规要求:一是应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二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合乘车辆;三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四是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限制。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顺风车监管中,顺风车主每天接单次数限制是重要内容。各地文件对每车每日合乘次数的规定不一,有的规定不超过2次(如北京市、上海市、长沙市等),甚至限定合乘时间,只能在工作日早晚高峰各一次或节假日出行往返各一次(如通化市)。

“这被认为符合车主上下班顺路接单的场景,但又被质疑过于僵化,没有考虑到车主灵活路线接单的场景。”上述业内人士说。

有的地方规定提供合乘服务每车每日不超过3次(如深圳市),有的作出4次的限制规定(如太原市、沈阳市)。还有的城市进行类型化的尝试,每辆合乘车工作日每天不得超过4次,非工作日每天不超过2次(如平顶山市、濮阳市)。

“规定每天每车接单限制为2次以上,明显是认为顺风车主可以不只是在上下班途中接单,而且可以有其他的场景,那么自然也就意味着允许车主设置上下班常用路线之外的临时路线。”他说。

“但实际上,在合规的顺风车平台上,每名车主每天平均接单次数不超过2单。”他说。

“附近订单”功能所引起的争议,体现了顺风车合规监管与顺风车平台保持平台活跃度之间的张力。该业内人士认为,“附近订单”功能实际上扩展了顺风车出行的场景,但需要通过价格和接单次数限制等措施,保证车主是以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

发表评论